周易起名,风水,预测咨询,择日,周易策划,欢迎垂询!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易算职业化势在必行


20060413 11:53 新浪财经

  在国内各界开始热烈讨论国学复兴的时候,如何认识利用易经本来的占卜、预测功能(本文为了区别拿易经算命来骗钱骗色等不法行径,特将易经测算称为易算),帮助各行各业的人士、组织对自身发展、对未来的行动更加全面地进行统筹策划、资源调度、节奏安排,以达到“趋吉避凶”的效果,也成为业内很多人士关注的一个重要话题。如何评价提供易算服务的人(易算师)的价值,以及如何认识易算工作在《周易》研究中的地位问题,也自然而然地成为讨论的要点。大陆易学复兴理论关注易算问题,实际上从20世纪80年代初国学复兴第一浪潮时期就开始了。

 

  尽管在我国法律上早已明确在宗教场所开展易经测算工作是合法的,而且在社会上很多人大量存在着但是社会主流对易算功能的认识和评价总体上是否定的。一说到易算,冠冕堂皇的评价就是宣扬“封建迷信”。上已经现在中国存在众多的易算师已经是个不争的问题,到底有多少,谁也不知道。但是按照目前情况估计,应该有很多。以往,国家所有部门对于易算行业都是采取打击的态度,从来没有任何机构提出过扶持的,所以造成了易算行业有点恶性循环。那么,易算能不能成为一种职业呢?

 

  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就业是中国面临的最大的社会问题之一。经过历史长河的冲洗,职业化易算已经悄然发展成为社会常态结构下的一种客观存在的衍生物。“职业”是什么?不就是一种谋生的手段吗!我们知道,在国外算命职业化已经不是什么问题,甚至在中国台湾省也早已合法化。中国有句古话:“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此所谓“三百六十行”,也许不包括易算,但它也存在未能囊括的许多新职业。当代社会多元化的价值取向和文化传统,使得人们对于职业化易算持一种认可和鄙视相交织的矛盾态度,并为其存在的合理性而争论不休。

 

  易算,作为《周易》研究中与社会群众最密切相关的行业,多少年来,无论政府承认与否,社会主流认可还是唾弃,它都以一种顽强的生命力证明了自己存在的非偶然性,不管是从历史的角度,从全球化的角度,甚至从单纯商业的角度来分析。话说三百六十行,几多汗水几多愁;大凡在世间走过一遭,总应该做过什么行业的,或为爱好,或为糊口,或是承继。说起易算师,翻阅《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部职业标准》中没有这一职业;但是易算师,其实就是一类运用易学知识为他人进行预测服务,并从中获得收益,从而服务社会的一类人。人没有作过什么行业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也许有的人作过很多行业,这其中哪个更有乐趣,哪个更有收获,老来时总能有些沉淀供自己回忆。

 

     社会主流意思的迷茫缺失给易算师提供了“自我实现”的可能,在此背景下,易算职业化倾向的出现也是一种必然。而易学培训证书可以作为易学爱好者学习水平的反映,亦可为易算执业依据。易算是周易术数之一,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种特殊文化形态。本文提倡搞易算文化培训认证,目的就是把中国易算文化中的科学合理的内容,转化成实用的知识。如果通过行业管理,就可以把易算师由隐性行业逐步变成可经管理认证的正式职业。

 

  易算行业的职业化现象的出现,到底会给中国现行社会管理体制带来怎样的影响呢?职业,分好多种;易算,虽然目前不被主流社会认可,但从存在的角度来讲,它也算是民间职业的一种。谈到易算职业化,就会谈到职业道德,谈到职业操守,甚至于在不同的职业里就会有不同的职业原则。要说天下职业许多多,选来选去,易算师懂得了不选最好的,只选最适合自己的。这就对了,易算师只要知道自己是什么角色,适合做什么,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找个切合点,就成了。易算行业虽然没有被主流社会道德所接受,但已经悄然的被社会经济体系所接受。

 

  易算行业是否可以进行职业化,需要从:行业性质、存在意义、从业方式、内在动力、从业者状况、外界评价、以及自我评价等多方面进行分析。其实,某一种谋生的手段是否应该称为“职业”,也没有什么标准,但给人的感觉却不同:说易算是一种谋生手段,比较容易接受;但说成是一种“职业”,似乎就变得可争议起来。由此看来,易算职业化绝不是一句简单的词汇,它是一种潜在的文化氛围,在职场上易算师都用同一种语言说话,用同一种行为和道德准则来办事,而一个非职业的街头摆摊者是和职业化易算师合不上拍的。

 

  因此,易算行业的职业化就应该被大家光明正大地提出来,作为一个学术或者是社会问题进行认真研讨;因为这方面除了科学上有些许的争议,其余都是肯定的。上海市从2003年起实行《上海市社会工作者职业资格认证暂行办法》,社会工作者需要参加资格考试,考试合格的才能得到社会工作者“身份证”。自此,在上海的养老机构、社区、婚介以及各类公益性民间组织机构,都出现了具有高中(大专)毕业以上学历的高层次社会工作者的身影。由此可见,由于社会的各种分工,易算职业化便也成了一种客观需要。而当易算走出了神圣的《周易》理论研究后,赢利或最起码的自给自足立,即成为了放在许多易算师眼前迫切的第一需要。当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抨击易算行业是封建迷信的时候,却从没有从经济角度考虑过这个社会经济元素的存在必然性,当经济效益战胜了道德伦理之后,易算行业的职业化就成为了一个必然的趋势。

 

  最近关于易算职业化的话题又热闹起来了,一时间关于易算的争论文章在各种媒体上频繁出现。争论的焦点仍然集中在易算是否科学上。坚持易算是科学的人,大概也不得不承认易算作为科学并未得到科学界的一致公认,承认要论证易算像物理化学一样属于现代实验科学很难,承认易算中许多内容难于纳入现代科学的范畴中。坚持易算纯属迷信,是伪科学者,也不得不承认易算中包含了许多合理因素,承认先民经验的合理性。两派观点虽然针锋相对,却都把科学当作最高的判据。但是实际上无易算是否科学,都不影响易算师职业存在的合理性。职业能否合法化的最终理由是经济学方面的,而非科学的。所以,易算职业化问题,只需从职业管理的角度着眼,不必卷入到是否科学的问题中来凑热闹,既不必为了职业的合法化而强迫大家立刻承认其科学性,也不能因为在是否科学的问题上还存在争议就封杀易算师的职业合法化。两者毫无瓜葛。

 

  之所以有的社会学者孜孜不倦地争论易算行业是否科学,其实不是方法问题,而是思路问题、价值观问题。在现代社会中,易算的运用已成为一种商业行为,这与人们内心趋利避害的“求吉”心理有关,而今更演变为一种流行的做法。对易算或易算师怎样认识,是传统文化的精华还是伪科学、迷信糟粕,作为学术问题完全可以讨论。学术研究也应该享有充分的自由,包括对易算的研究,但一旦与政府权力、国家法律,与纳税人利益发生关系,就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易算师谁也不能例外。目前,因为易算这行是很有市场的,所以才需要有一个规范完善的监督认证体系,去评估、培训易学爱好者才可以胜任这项工作。虽然充满争议,但毋庸置疑易算师已经作为一个职业出现,有市场需求前景,也有职业需求,其面临的首要问题是缺乏具备指导性和操作性的法律法规。已经有专家呼吁,政府应该加速出台相关的管理规定,以推进易算师的职业化和社会化进度。

 

  关于易算职业化:

 

  1、持证上岗,明码标价。

 

  2、通过考试核查职业资格。

 

  3、设立部门予以监督和保护。

 

  4、增加税收。

 

  因此,易算职业化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首先是算命者的问题,禁止不如疏导,运用周易预测文化开展预测项目,易算师可以成为一个规范管理的行当。大家可以什么都不忌讳。当易算职业化慢慢可以被社会上大多数人接受的时候,算命者担心被认为是搞“封建迷信”的心理负担什么的也就没了。最重要的是对于易算师,他们的工作绝对是一个职业,中国古代和外国现代就都有存在。因为,易算师是以《周易》人文科学理论为算命者进行细致入微的分析,帮算命者释疑解惑,找出自己生命运程的价值和规律。所以,易算师的合法利益应当受保护。

 

  改革开放20多年来,我国的传统文化事业从文革时期的低谷,一步步走向高峰,正开始蓬勃发展,尤其是易学事业的发展更是一日千里,国内外对周易研究和探讨的盛会每年都在召开,对于开展易学研究培训的单位和个人更是举不胜举。因此,社会面对易算这一社会现象和群体,既不能视而不见、放任自流,更不能退回到简单禁止经营的老路上去。所以,本文建议社会相关组织对易算师进行等级登记,明码标价;然后有专门行业组织进行定期收费检查,不接受检查的话,那么易算师的证书上就不会有记录证明是否经过考核。消费者就不敢找易算师服务,同时易算师有了职业证书之后,就可以在接到算命者但是却没给钱的时候投诉他。当然,易算师也要给算命者开发票,国家是要对此进行收税的,所以国家一定可以在税收方面上有所提高。

 

  本文在这里只能把这个问题简单的与大家探讨一下。如果说易算能成为“职业”的话,它就是一种没有门槛的职业。易算职业化倾向的出现,反映了当前人们追求“国学复兴”实现手段的多样化和价值观的多元化。传统道德视易算为迷信行为,把易算师当作“骗子”,如今这一观念已经发生较大改变,日益宽容的社会环境使易算师所受到的道德压力越来越小。例如,目前建设部对学术界内对建筑风水学的探讨研究就公开表示了尊重。而有了易算这种“职业”的存在,每个研究《周易》者的爱好兴趣就有了基本的发挥。如果你愿意从事这种易算“职业”,谁也不会拦着你;如果你不屑于此,那也应该容忍这种“职业”易算的存在。

 

  大家可以冷静地思考一下,在易算职业化的推进中,在我们社会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解决易算职业化这个问题之前;当类似易算职业化探讨这样的行为和思考在增多的时候,就表明了社会职业化的观念正在逐步地加强,这也是社会在易算职业化进程中必然的一步,而更多的可能是,我们还将迎接关于易算职业化更多和更新的冲突和思考。

---转载

 

周易起名策划鸿易馆国际网 http://www.hongyiguan.cn/

中国周易咨询网 @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 太原鸿易馆策划服务有限公司 鸿易馆官方微信账号: cn-hongyiguan Email: hongyiguan@126.com
通信地址: 山西省 太原市 师范街41号 邮 编: 030006 收件人: 陈雍中 预约电话: 139-3452-7765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号: 晋ICP备06006103号